醴陵首例确诊患者写下4000字“战毒史”

[来源:株洲日报]

2月9日,确诊患者张某治愈出院,随后入住醴陵市图兰朵酒店进行隔离观察,他是醴陵市首例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3天后,他的妻子明某治愈出院。而另一个好消息就是,他的父母和孩子也解除了居家医学观察。

夫妻俩是如何发现自己染病的?从武汉回乡后,他们采取了哪些自我隔离措施?他们又是如何相继被治愈的?2月12日,出院后的张某写下了4000余字的长文,自述了这段特殊经历。

【在武汉】

我是醴陵清水江乡(现并入船湾镇)人,在醴陵一中读完高中后,到武汉某高校读了本科和博士,现在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在1月初的时候,偶然在群里看到大家在传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那时候我就有了警觉,我让妻子在淘宝上买口罩,提醒她上班坐地铁的时候要佩戴好口罩。直到1月20日钟南山院士明确宣布病毒可以人传人,那时候我们才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我在20日又去药店买了50个口罩。

【在回家路上】

我们本买了1月21日的车票回家,当时还有些担心坐火车不安全,幸而我高中同学一家三口恰好也在当日开车回家,于是我们把车票退了,21日早上先乘出租车到同学家里,然后一起回家。21日早上在出租车里,司机戴上了口罩,我和我妻子也戴好了口罩,但是路上戴口罩的行人还是很少。

我们在11点多没有吃午饭就出发了,因此大概下午2点左右的时候,在咸宁境内某个服务区,我们下车休息吃了点东西。在服务区的时候,我也是比较警觉,开始我们选了一个桌子,但邻桌有一位客人咳嗽得很厉害,我就让大家搬到另外一桌,可搬过去后,那里邻桌的两位客人也严重咳嗽起来,服务区不大,桌子也不多,当时我们也就只能加快速度把东西吃完,赶紧上车了。

下午近4点,车子到了醴陵城,因为我同学住东乡,我在南乡,他就先把我送到了南站。我们俩在南站的出入口那里,当时我们有考虑乘出租车回家,可恰好一辆到清水江的中巴车出来了,于是我们就上了车。现在想起,当时还是应该谨慎一点,乘出租车回家比较好,幸亏我们在中巴车上也全程戴着口罩。

将近下午5点,我们在清水江下了车,然后乘我父亲的三轮小货车回家。

【在家中】

到家后,说实在的,在21日晚和22日,虽然我和我妻子在大多数时间都戴着口罩,但那时候绝没有想到武汉的疫情已如此严重,也绝没想到我们可能感染上,因此我们并没有那么注意,和家人在一起吃饭,也和我们小孩一起玩。到了23日早上,武汉封城的消息让我们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23日中午,姑妈一家、叔叔一家及我们都在爷爷家吃饭,那时候,我和我爱人戴着口罩在桌上夹了菜,然后到外面去吃了,匆匆吃完就回家上楼。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就开始在楼上隔离。饭菜都是让爸妈送到门口,尽量不让父母上楼。

过年的时候我太爷爷住在我爷爷家,按计划家族里的所有人都会来爷爷家给太爷爷拜年,我一想这不对,现在武汉的形势如此严峻,全国各地的防疫工作也开展起来了,特别是醴陵也发布了通知,禁停所有镇与市里的客运、公交车,关停娱乐场所等,只是我们这村子比较偏远,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我早上跟叔叔家、小爷爷和二爷爷家的叔叔微信视频,让他们今年初一就不来给太爷爷拜年了。

至于我们的身体情况,23日下午我开始觉得胸口有一点点轻微的阻塞感,并且伴有轻微的干咳,我妻子则开始觉得有点食欲不好,吃完有点恶心,并且也有点轻微咳嗽。但那时候我们并没有往那方面想,因为平常我们也都会偶尔咳嗽。

大年初一,村干部来家里登记我们的情况。初二,镇里的医生上门来询问情况。那时候我们除了一点咳嗽,其他感觉都还好。只是我晚上睡觉会盗汗,一醒来衣服都汗湿。

到了27日(初三)傍晚,我居然有点低烧,那时候测体温37.2度。于是我让父亲去买了一些药、酒精、84消毒液和大蒜。28日上午体温正常了,但傍晚测又到了37.7度,那时候确实有点慌了,我爱人也是体温有点高,于是我们大量饮用大蒜水,晚一些时候体温又降了。可是到29日下午温度又上去了。这时候,我们觉得大概是中招了,于是赶紧联系镇上的医生,看该如何处理。医生建议我们先去镇卫生院做一个排查。于是,我们准备好生活用品。在傍晚的时候,我父亲开着三轮小货车把我们送到了镇卫生院。

【在镇卫生院】

在镇卫生院,首先量体温,都是37.0度,然后做了一个胸透,但是院长联系专家后说胸透看不出,需要做CT与验血。胸透后,再次量体温,两人都到了38度。这时候明显感觉大家更紧张了。一位护士给我们抽血,要送到市里去化验,然后就等化验结果。大约两个小时后,结果出来了,血项正常,按照当时第四版指南,有疫区接触史,发烧,白细胞正常,我们应该是疑似病例了。大概11点半的时候120急救车来了,接我们去湘东医院发热门诊。在这里很感谢给我们抽血量体温测血压的护士小姑娘,她年纪小小的,但是表现出很大的勇气,还一直在安慰我们,让我们不要紧张。

【在湘东医院】

在湘东医院发热门诊,医生看了我们的验血报告,听了我们的介绍,他让我们不要紧张,血项正常,淋巴细胞也正常,很可能就是流感,于是让我们抽血排除流感,然后去拍CT。30日凌晨一点,从CT机器上下来之后,CT医生马上问我们是不是从武汉来的,我一听心想这肯定是中招了。医生让我们别乱跑,在那里等结果。在这二十多分钟之中,我的思绪是有点混乱的,虽然之前怀疑,但此刻医生这句话才是真正的宣判。我就开始焦虑地想,为什么会是我们,什么时候中招的,我同车回来的同学会不会有事,我父母孩子怎么办,他们是不是也感染了,还有我们和我姑父家、叔叔家在一起吃过饭,会不会也有问题。不知道怎么过的这二十多分钟,医生通知我们看CT结果,果然看到了“磨玻璃影”几个字。

我们再次来到发热门诊,这下医生也紧张起来,说这是高度疑似,马上给我们办理了隔离病房入院手续,并领我们到了湘东医院隔离病房。也不知是不是病情影响,或者是那天晚上没有吃饭,那段路我走得特别费劲。我们病情类似又是夫妻,因此被安排在同一间病房。到了病房,马上有护士来给我们抽血、打针、发放药品。护士们特别不容易,她们穿着防护服,戴着n95口罩和护目镜,护目镜很容易有水汽,在这种情况下给我们扎针非常有难度,特别是抽动脉血的时候,看不到,只能靠摸,还需要比较好的技巧,真的很不容易。

在湘东医院住院的三天,应该是我们症状比较重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呼吸都有点急,胸口闷,并且有严重的腹泻。但是好在医生护士特别关心我们。特别是医院的周主任,一直跟我们说这就比感冒严重一点,我们抵抗力好一定没事的,让我们切莫担心。因为我妻子不是本地人,他跟我们一直用普通话交流,最后我才知道他其实也是醴陵人,用普通话是担心我妻子听不懂。在我出院的时候,他还与我联系,恭喜我,真的非常感动。另外,还有中医院的谭院长,非常关心我们,通过微信视频对我们进行会诊,给我们开药。

住院头两天,我接了很多个电话,特别是疾控中心的帅主任和我聊了很久,为了最大限度地控制住疫情,他对我们的情况进行了非常细致的了解,并且安排人员及时到我家以及我几个亲戚家进行了消毒。后来联系到他,他因为说话太多嗓子都有点哑了,他说他几乎每天都工作到12点才能下班。因为有这样尽职尽责、尽心尽力的他们,我相信肯定能控制住疫情。

【在渌口区人民医院】

2月2日,我们转到了渌口区第一人民医院。这里有两个楼层的隔离病房,确诊病例会先住在第二层,待核酸检测转阴之后会转到第三层。我妻子的体温一直都很正常,而我在低烧两天之后也转为正常了。于是医生评估我们应该已经转好了,只让我们吃药,不再给我打点滴了。

在2月5日,医生给我妻子做了咽拭子核酸检测,2月6日上午,我们得到消息转阴了,非常高兴,于是她6日就转三楼去了,下午还做了CT。而我6日也采样做了检测,到了7日,我一直想知道检测的结果,问了护士,护士说有三人转阴,但是不知道名单,我就一直想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我。直到11点多的时候,护士才通知我转阴了可以转三楼了,当时真的特别高兴,感觉出院有希望了。而这时候我妻子的第二次检测结果也出来了,转阴了。我在7日再取了标本做检测,8日又一次取标本做检测,下午做了CT检测。到了9日,医生联系我们,告诉我们可以出院了。但是那时候,我妻子下午体温有一个小时短暂到了37.3度,她跟我说她害怕出院,想多观察一下,于是跟医生商量她先不出院,多观察几天

我出院的时候,洗了澡,换了全新的衣服。镇村领导也去迎接我。在回醴陵的车上,我看着这久违的阳光,终于感觉像是得到了新生一样。

【在图兰朵酒店】

图兰朵酒店就在醴陵瓷谷旁边,在这里我还需要隔离三周。每天,有医护人员来上门测体温、询问我的身体状况,有工作人员送上可口的食物,还有我们镇上的书记为我购买生活用品及药品。对此深表谢意。我在酒店已经住了三天了,由开始的有点忐忑,不确定是否真的好了,到现在对自己充满信心。

2月12日,又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我的妻子也出院了,她就安排住在我隔壁。另一个好消息就是我父母及孩子的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阴性。再有就是今天全国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及疑似病例数均出现了明显下降。我相信好消息会越来越多,我们终将在这场防疫战役中取得胜利。

【感想及感谢】

目前为止,我和我妻子身边的同事朋友亲人均未患病,包括同车回来的同学一家。这是一件莫大的幸事。我推测我们可能是在高速服务区上传染上的,刚染上,开始的几个小时还没有传染性,这能解释我同学一家是安全的。刚染上头一两天,传染性不强,我们也有戴口罩,与家人接触不多。有症状的时候,就上楼严格隔离了,因此没有传染给他们。这都解释得通。如果是这样,仅在高速服务区吃点东西就感染,并且株洲医院很多都是一家子住院的,可见这传染性不可谓不强。而我们在家隔离做得到位,因此家人未感染,这又说明这病毒并非不可控不可防。因此,我认为在当前时刻,我们对这个疫情要引起重视,战役还在进行之中,需要做好隔离的一定要严格要求,如果有不适,一定要及时汇报,及时就诊治疗,力争早日将疫情控制住。

对我和我妻子来说,这个病确实就像是比重感冒严重一点而已。因此对于已经患病者,一定要有信心,一定要吃好睡好,配合治疗,肯定能很快痊愈的。而对于普通大众,确实要注意防护,勤洗手,外出科学地戴好口罩。对于在隔离中的人们,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力求不把一丝危险带给别人。

对于我们的医护人员,我在这里必须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谢意与敬意,如若可能,我希望我的儿子将来长大成人也能从事这份崇高的职业。

谢谢有关部门领导和镇村干部对我们一家给予了莫大的关心与鼓舞,从各方面采取了有效的措施来控制疫情。

还需感谢我的父母、亲人、我的师长、我的朋友们,你们的无私关怀给了我莫大的勇气与信心。

最后需感谢我的妻子,我们相互陪伴,相互鼓励打气。“谢谢你,亲爱的,相信我们在经历磨难之后,以后的生活一定会更美好。”

记者 刘琼

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