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山派、铁掌帮、丐帮,湖南帮派恩仇录

[来源:潇湘晨报]

衡山,刘正风金盆洗手。——《笑傲江湖》

金庸武侠小说中,湖南的帮派并不多。衡山派可能是一众武侠门派中唯一个总舵落在湖南的名门正派。说是名门正派,却又添了少许的尴尬,因为在《笑傲江湖》里无论武功还是门望,衡山派都属末流。衡山派可能是五岳剑派中历史最长的一个,在《射雕英雄传》中欧阳锋就曾提及衡山派,可惜被湖南的另一个门派,湘西大名鼎鼎的铁掌帮给打得落花流水,甚至到《笑傲江湖》里还没有恢复元气。撰文/潇湘晨报记者钱烨

最具诗意的帮派,武功套路以衡山七十二峰为名

如果说衡山剑派是金庸小说中最具有诗意的剑派,可能并无太大争议。尽管在《天龙八部》中以清脱出奇的逍遥派武功了得,而且以无崖子为首的逍遥三老以老庄之学自居避世,功夫套路也是飘逸,但是逍遥派是以道家的养生之道为根本的,并不在人生诗意的表达,他们的眼光似乎在世外。

而衡山派,无论从前辈传下来的招式或者《笑傲江湖》中现任掌门人莫大先生,都有侠的意味,诗的意境。相传衡山剑法之首乃是衡山五神剑,而此剑法又分为天柱、紫盖、芙蓉、石廪、祝融五套剑法,五套剑法相辅相成,森罗万象,而剑法之名都来自南岳衡山七十二峰。

衡山派的剑法不仅将南岳的地理山川融入一招一式。掌门人“潇湘夜雨”莫大先生的兵器就是一把内藏利刃的胡琴。《笑傲江湖》中莫大先生的出场次数并不多,但总是先闻其胡琴声,然后见其枯槁的面容。消瘦的身影再加上凄楚的琴调,这位老者的身上似乎背负着太多的悲愁往事,很像西方一个中世纪的吟游诗人。

莫大先生在《笑傲江湖》中第一次出场是在衡山一茶馆,金庸以“形状甚是邋遢,显然是个唱戏讨钱”来形容他。茶馆中有人谈论刘正风金盆洗手是因为他们师兄弟不和,言语颇失分寸。待他“一剑削断七只茶杯”,众人才知这邋遢老头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衡山掌门人。由此可见与五岳剑派其他掌门人如左冷禅、岳不群相比,莫大先生是个事业心不强,很少露面的人。

第二次出场是在衡山城外,师弟刘正风受到嵩山派“大嵩阳手”费彬的追杀,与魔教长老曲洋身受重伤,合力逃到荒山,演奏一曲《笑傲江湖》后,已无力拒敌。

莫大先生在紧急关头现身,《笑傲江湖》中金庸写道:“忽然间耳中传入几下幽幽的胡琴声,琴声凄凉,似是叹息,又似哭泣,跟着琴声颤抖,发出瑟瑟瑟断续之音,如是一滴滴小雨落上树叶。令狐冲大为诧异,睁开眼来。费彬心头一震:‘潇湘夜雨莫大先生到了’。”

莫大先生以一手“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中的绝招向费彬袭来,费彬毫无防备,应声而倒,他只吐了一句“弑孩童者,该杀”就悄然而去了。此中,也可看出莫大先生的侠者风范,就像来无影去无踪的华山剑宗前辈风清扬,招数极快,出于世外,而又性存高雅。莫大先生一人大约就可代表衡山派的整个气质了。

最具诗意的衡山派与湖南的山水陶冶有关

可以说,衡山派这种诗意气质,得益于湖南独特的地理环境,历代文人骚客途经湖南,都会被这个季风气候养育的内陆省份流连忘返,杜甫那句“湖南清绝地,万古一长嗟”,最能抒发古时中原人对湖南美景的感叹。

由于历史上洞庭湖的不断扩张,湖南远没有临近省份如江西、湖北开发的早,人口也颇少。衡山算是广饶的湘江冲积平原上异军突起的灵秀之地,历来是佛教丛林看重的地方。在祝融峰下立派百年的衡山派,自然得到了衡山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的滋养,让衡山派历代掌门不仅将志向放在武功上,对于心性的陶冶与修养也是极为看重的。

这一点从衡山派掌门人莫大的师弟刘正风在金盆洗手大会上的抉择就可看出。发生在衡阳的金盆洗手大会,可以说是《笑傲江湖》全书剧情风起云涌的开始,令狐冲是在这里第一次领略到了在武林中除了天下第一之外真正应该追逐的东西。金盆洗手大会上,牵扯出五岳剑派的内部斗争,也将正邪两派的矛盾交代出来,可以说是全书各大门派明争暗斗的起点。

刘正风是何许人?金庸在《笑傲江湖》第六章介绍得很清楚。刘正风是衡阳城人,出身士绅家族,与出身寒微的莫大先生形成鲜明对比。刘正风对于金钱交易也颇为在行,不然在偌大的衡阳城举办金盆洗手大会,招待众多武林好友,想必需要花一大笔钱。而且金庸写得很清楚,刘正风为了掩饰自己厌弃了武林中正邪两派的无端争斗,只想退居下来好好研究音乐的本心,故意贿赂湖南巡抚,在皇帝面前得到褒奖,朝廷赏了一个参军来做。朝廷派人在刘正风金盆洗手当日前来宣读圣旨,走的时候,刘正风递给来人手下满满一包沉甸甸的金子。

也许是看不惯师弟的金钱交易,放浪形骸的莫大先生与师弟刘正风素来不和。两人还存在嫌隙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对音乐的理解不同。莫大外号“潇湘夜雨”,是因自己独创的“潇湘夜雨”胡琴曲而得名,该曲调悲怆凄婉,让喜欢高雅脱俗,讲究音律应该哀而不伤的刘正风十分不能接受。

《笑傲江湖》中关于刘正风对莫大曲风的批评发生在费彬被杀之后,刘正风与曲洋在临死前仍不忘阐发对音乐的理解道:“师哥奏琴往而不复,曲调又是尽量往哀伤的路上走。好诗好词讲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好曲子何尝不是如此?我一听到他的胡琴,就想避而远之。”

惊得一旁令狐冲暗忖“这二人爱音乐入了魔,在这生死关头,还在研讨甚么哀而不伤,甚么风雅俗气。幸亏莫大师伯及时赶到,救了我们性命,只可惜曲家小姑娘却给费彬害死了”。

正是对音乐的喜爱,刘正风才逐渐产生退出江湖的念头来,与魔教颇能拨琴的曲洋长老“琴箫和鸣”,各自比托嵇康、刘伶等名士,心中丘壑非同一般。

衡山派这种不务正业的做法,势必招来武林人士的误解甚至是攻击。嵩山派在金盆洗手大会上的搅局,刘正风的灭门祸端,可以说多少与衡山派偏离了江湖习气有关。但是,就像《射雕英雄传》里正是有了黄老邪与桃花岛,这样悬于世外的人物与地方,才有了那个人见人爱,不喜人间约束的黄蓉一样,在正邪对立中,衡山派似乎给纷争不断的江湖指出了一条自己理想上的人生坦途。

这一见地,事后看来,对于令狐冲在黑木崖上在岳不群和任我行之间的抉择,是影响深远的。

衡山派曾受湘西铁掌帮打压,一蹶不振

回头想来,衡山派掌门莫大凄楚的胡琴曲调,之所以与刘正风追求不同,大约可联想到莫大先生作为掌门人身上背负的责任。前面说,衡山派可能是五岳剑派中建派最早的,《射雕英雄传》中,欧阳锋在见到裘千仞时曾对旁人言道,裘千仞靠一双铁掌歼灭衡山派,成就其铁掌水上漂的威名。

虽说此一役衡山派被灭,但还是在后面的《笑傲江湖》中出现了,而似乎从此就一蹶不振,一直未能发展成江湖上的一大派。待到衡山派刘正风为了与魔教长老曲洋琴箫合奏而金盆洗手,莫大先生更加感到振兴衡山派的无力。在刘正风与魔教勾结被嵩山派纳为口实后,左冷禅很快借以实施他密谋已久的将五派并为一派的想法。这样一来,本就孱弱的衡山派,经过嵩山派的打压,彻底松散了,掌门人莫大先生只能遁迹江湖,几乎成为五大剑派中空有其名的一派。

如此说来,铁掌帮与衡山派素来有何恩怨呢?金庸给的解释是铁掌帮也属湖南境内,总舵位于湖南湘西的铁掌峰。一山岂能容二虎?于是年轻气盛的裘千仞凭借自己练就的铁掌水上飘就把衡山派上上下下打得落花流水,到《笑傲江湖》中依然没有恢复元气。

有人该问,这裘千仞武功只能算二流,再说衡山派毕竟是五岳名山,与中原其他诸多名山大派同气连枝,怎能抵不过从湘西走出来的铁掌帮呢?

事实看来,裘千仞虽然武功二流,但在《射雕英雄传》里也是一名不能忽视的高手。金庸曾写道,当年华山首次论剑,王重阳就曾邀请裘千仞参加,裘千仞以铁掌功尚有不足,并非王重阳敌手,故而谢绝赴会,十余年来隐居在铁掌峰下,闭门苦练,有心要在二次论剑时夺取“武功天下第一”的荣号。如此看来,裘千仞与铁掌帮的声威确实壮大过一时。

铁掌帮位于湘西铁掌峰下。这铁掌峰在湘西何地呢?金庸没有具体透露,但依据金庸先生年轻时曾在湘西农村生活过的经历,他对湘西石灰岩地貌应该印象深刻,所以《射雕英雄传》中,铁掌帮上代帮主上官剑南临死前,将《武穆遗书》藏在了铁掌峰中指的崖洞中,是符合湘西多岩溶溶洞的事实的。

铁掌帮怎么会有《武穆遗书》呢?《射雕英雄传》中的铁掌帮已经沦为金人的走狗,裘千仞为了能够在华山论剑中减少竞争对手,竟然潜入大理皇宫,将刘贵妃瑛姑的私生儿子打得奄奄一息,只为让当时的南帝段智兴为救人大耗内力,让他无法在第二次华山论剑中与自己为敌。如此卑鄙小人,怎么会保存有《武穆遗书》呢?

这与上一代帮主上官剑南有关。上官剑南原是韩世忠部下的将领。秦桧当权后岳飞遭害,韩世忠被削除兵权,落职闲住。他部下的官兵大半也是解甲归田。上官剑南愤恨奸臣当道,领着一批兄弟在荆襄一带落草,后来入了铁掌帮。不久老帮主去世,他接任帮主之位。铁掌帮本来只是个小小帮会,经他力加整顿,多行侠义之事,两湖之间的英雄好汉、忠义之士闻风来归,不过数年声势大振,帮主铁掌水上漂的名头威震江湖,在江湖上成为与北方的丐帮分庭抗礼的江南第一大帮。而且一直高举反金大旗,直到上官剑南把帮主交到裘千仞手里,才调转船头,弃明投暗,自此才有了为扩张地盘而对衡山派大打出手的下文。

君山岛上丐帮与铁掌帮的明争暗斗

在金庸的小说里,湖南不仅有衡山派、铁掌帮,洞庭湖里的君山岛也曾是丐帮举行重要大会的地方。例如《射雕英雄传》中,黄蓉就是在君山岛识破杨康的诡计,当上丐帮帮主的。这说明君山对于丐帮来说是个极为重要的地方。

《射雕英雄传》第26回中金庸写道,郭靖、黄蓉“来到荆湖南路境内,次日午牌不到,已到岳州,问明了路径,径往岳阳楼而去”。两人登临岳阳楼眺望洞庭湖,黄蓉还背诵了北宋诗人范仲淹著名的《岳阳楼记》,借着古诗对当下金人南侵,岌岌可危的时局发了一通感慨。

第二日,郭靖、黄蓉二人参加君山岛丐帮大会,丐帮因洪七公长期没有现身而陷于帮派斗争,势必在大会上解决纷争。谁知杨康假意散播洪七公死讯,趁机夺取帮主之位。计谋没成,突然被蓄意前来的裘千仞打破局面。裘千仞亦是趁此丐帮内乱之时,收买丐帮,劝其与金朝合作,退出江北地区。

前文说,裘千仞接任铁掌帮帮主后,想方设法扩大帮派领地,前者灭了同在湖南的衡山派。此后,裘千仞的野心竟然扑向丐帮与全真教,不惜与金朝合作,取代后两者。而君山的丐帮大会则成为南宋时期,宋元金等政治势力在江湖上明争暗斗的角力场。

裘千仞利用丐帮权力真空的局面,想帮助杨康得到帮主地位,实现操控丐帮。祸心很快被黄蓉识破,一波三折之后,丐帮帮主由黄蓉接任,裘千仞的计划落空,与杨康一起仓皇逃离君山岛。黄蓉离开君山岛,继续实行着洪七公对于丐帮的嘱托,在北方利用丐帮的影响力,继续反对金朝的入侵。

可以说,金庸先生一生创作的十五部武侠小说,涉及湖南的地方颇多,虽然帮派位于湖南的仅上述衡山派和铁掌帮两个,但诗意的衡山派与前期抗金而壮大的铁掌帮很能代表湖南人的两种性格。与后期走上歪路的铁掌帮不同,衡山派存在得更久,尽管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衡山派已难算上中坚力量,但是在血雨腥风的江湖中,一个诗意的门派,总还是在读者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位置。

撰文/潇湘晨报记者钱烨

评论

编辑推荐